Holzwege

Richor's Meme Collection

未成年

初中的时候,莫名其妙和一个男孩子一起看了《盗梦空间》,开始偷偷注意他。那时候我英语好,他数学好。回家默默啃了很久奥数题,未果,不过英语还是拿了第一名。

高中的时候,喜欢过一个 2.5 次元里遇见的少年,很会做图,爱读红楼梦。因他学了 PS,偷了他的昵称,用到现在。stalker 的坏习惯或许也由此开始吧。

后来喜欢班里一个寡言的男孩子,只记得他特别爱喝味全酸奶,喜欢晚自习课间去操场遛弯。我也学着他的样,开始嗜食酸奶,戴着耳机去看男生们摸黑打篮球。这是不是最接近「青春」这两个字的时候?我也不清楚。

再后来偷偷欣赏过的男孩子呀,都是脑子很好使的家伙。什么叫脑子好使呢,就是会我不会的东西。所以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崇拜者了。

喔,之间还有一个乱入的家伙,干了很过分的事,让好脾气的我也生了很久的气,到现在也不愿意和他说话。

————

大多数人的一生会有一个固定的轨迹,有那么几站总是会经过的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像日本的电车,每天规规矩矩排好一个 timetable,即使因为坏天气或者有人卧轨发生延迟,也总会到站。一直望着远方的铁轨,电车终会不负众望地驶来。许许多多的 incident 只会改变时间点,并不会影响结果。

我想说什么呢。对了,我想说喜欢一个人这件事。换成平时看到这种小情绪的文章,一定会懒得打开,可是因为今天又不开心了,所以自己也写一些。

家里的女性女子力偏弱,所以从小像一个没有性别的小孩子一样长大,即使从来没有剪过短头发。初中班里的小姑娘偷偷传阅少女漫的时候,自己只会在周末的时候和外公一起去图书馆看少儿世界名著,多半都没读完,印象最深的就是长长的俄罗斯名字和五颜六色的书封。高中里室友都找到了对象,我一个人可以被请吃好几顿饭,那时候还挺高兴的,除此之外只会沉浸在刷题、学 PS、二次元里,看的也都是 SF 和少年漫,在屏幕前被一股子少年气和中二病燃得泪流满面。

只是想证明自己对于「喜欢」这件事的外部经验真的少得可怜。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确定前述的喜欢包含了多少的欣赏,崇拜,羡慕,也不知道这些因素最后能有多少转化成一种更成熟的情感,其他人一定在更年少的时候就经历过这些吧。大学终于补了一些少女漫,理解了小姑娘的心思,还是会被甜得捂脸揪被子,但更多时候会以一个居高临下的视角来评论作品,剧情太简单了,角色太玛丽苏了,叙事太稀松平常了。已经无法感同身受了。有时候觉得自己看了太多奇怪的东西,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后悔。

一直以来都会将自己目前走得有些缓慢的人生轨迹归咎于童年经历,一个个 incident 不断累加,最后改变了自己的 timetable,但始终相信的是,电车总会到站。学了点弗洛伊德就喜欢胡乱给自己来个精神分析,找到原因之后便能安心睡去。

今天晚上又接收了太多冗余信息,感到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焦躁,越来越不安,越来越不自信。最近两次乘电车的不愉快经历,走到一个站台看见对面站台的列车到站,等走到对面列车已经走了,刚刚的站台又来了电车。真像最近做的繰り返しゲーム,担心被背叛开始更换策略,到最后怎么也达不到纳什均衡。

其实一点也不 brave。希望帅气的蓝白東西線快点到站。

还是需要自己先走到正确的站台呢?